1分快3

 
  百味 信念的力量
百味 信念的力量
2019-01-31 福建教育杂志社


大田县实验小学  陈琪芳


同事们在各表格里看来我的普通话等级时,常会给我点赞“真了不起,一级乙等!”我会十分自豪地答“那是,可是‘红二代’。”


我出生在戴云山脉西侧的大田县吴山乡,它地处大田和永春交界。那里村与村、户与户,不是隔山就是隔水20世纪50年代初期,当地通行的闽南话,老百姓大多普通话,更不会讲他们记账都是画杠杠,理解普通靠翻译。1958年,全国树立起了两面推广通话(以下简称“推普”)红旗:福建大田、山西运城。吴山乡创造了推普好体会,使大部分人学会了普通话,被评为全国推普乡。吴山乡推普展览馆馆藏物品中,还有当时吴山政府发放给群众的学习普通话毕业证书”。


当年,我的奶奶和陈进四等一批农村妇女走进学堂,学文化,学普通话。推普先锋陈进四受来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、陈毅、董必武等老一辈革命家的接见。陈毅副总理还为吴山亲笔题写了锦旗。经过夜校的学习,我的奶奶成为吴山乡第一批讲普通话的妇女,不但会看书写信,而且当上了幼儿园师,成了乡村扫盲师。


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,我刚出生不久被送来了外婆家,直来该上幼儿园的年,才回来父母身边。记忆犹新的是,在幼儿园,代课师们总是用我最熟悉的闽南给我们上课书上的故事,她们也只会用闽南解释。只有回来奶奶家,厨房灶边,屋前菜园,屋后茶山,只要有奶奶在的地方,就会有那些没接触过的新鲜词儿——“筷子”“茄子”“蜻蜓”“板栗……;只要有奶奶在的地方,就会有好听的儿歌,“拔萝卜,拔萝卜,嘿呦,嘿呦,拔不动……”;只要有奶奶在的地方,就会有趣的故事,小人书里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,墙上年画《白蛇传》……


幼儿园毕业的那年夏天,当师的舅舅随手拿了一张一年级的期末试卷让我写写画画,结果竟然考了八十几分。师们深感惊奇,我成了他们赞美的“小神童”,大家纷纷建议让我直接上二年级。作为中学师的母亲起初并不同意,最后就因奶奶说的一句“我这么大年纪都能学好普通话,读书看报,没有什么不可以。”就这样,我便有了传说中“跳级”经历。


刚上二年级的那段经历是痛苦而深刻的。那时的师都是泉州晓青,他们上课都用相对标准的普通话,只有同学们不太明白的词汇,才用通俗易懂的闽南语或实物来解释。由于没有把握好一年级的拼音,我上课经常丈二摸不着头脑。师口头布置的作业,更是听不明白,总丢三落四。母亲看来因考试不及格哭哭啼啼的我,打起了退堂鼓。奶奶给出了在当时极具说服力的建议——让母亲带着我住校,在学校里有普通话交流的氛围,中学有图书馆、阅览室,可以多识字。就这样,在奶奶的鼓励和帮助下,在小学的5年时间里,我慢慢地从一个后进生变成了优等生,成为学校的领操员广播员晚会主持人。初中毕业,受奶奶和母亲的影响,我顺利考上师范学校。


带着“能说普通话,说好普通话”自信来了师范学校。可是一来学校,我那标准的“普通话”却成了同学的“笑话”“师范”读成“丝换”“男人”变成了“蓝凌”“果皮”变成了“狗皮”,平翘舌音唇齿音前后鼻音,混淆不清。


怎么办?我在心暗下决心,作为推普红旗人的后代,我不能丢人!我下决心学习标准普通话。来了师范三年级,我很荣幸参加学校组织的普通话等级测试高级培训,我的目标是“一级乙等”。奶奶特意打来电话鼓励我:“阿嬷从小没上过学,现在这么老了,都能读书看报,只要有信心,没有什么不可以。”在奶奶的鼓励下,我在培训班中脱颖而出普通话等级考试,全班有三个人获得一级乙等,我便是其中之一。


走上工作岗位,给师做普通话培训学生上课,我经常会和大家分享这个故事。是的,有了信念,没有什么不可以。


点击量:937    [关闭]
 
 
pk10彩票 江苏快3 pk10登录地址 pk10手机投注app 大发时时彩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-|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-|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-|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